最新资讯 第140期    (2018-12-17)
 
关于专利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日期的确定

   专利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在首页设置“发文日”,同时也在第二页设置“决定日”的现象在司法及行政实践中长期存在,但在一份官方文书上同时设置两个关乎决定作出的日期,确实容易使行政相对人及其他社会公众对专利复审委员会无效决定的作出日期产生歧义。当这种歧义关乎行政相对人的实际利益时,应该做出有利于行政相对人的解释。具体地,可以从下述案例中得到体现。

  【案情简介】

   A建材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简称专利复审委员会)、刘某某因实用新型专利权无效行政纠纷一案,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A建材公司认为,专利复审委员会在其意见陈述期限2015年6月13日届满前即作出了第26380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简称被诉决定),且在被诉决定中未考虑A建材公司于2015年6月12日提交的意见陈述,违反了听证原则,构成程序违法。

  【调查与处理】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查明,在涉案专利无效宣告审查程序中,专利复审委员会为A建材公司设置的陈述意见截止日为2015年6月13日,A建材公司曾于2015年6月12日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交意见陈述,被诉决定载明的“决定日”为2015年6月10日、“发文日”为2015年7月3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于2016年8月29日作出判决,判决撤销被诉决定并判令专利复审委员会重新作出审查决定。

  【法律分析】

   无效决定的作出日应如何确定?
   本案中,被诉决定的作出日应为2015年6月10日,早于专利复审委员会为A建材公司设置的陈述意见截止日的2015年6月13日,由此可以判断,A建材公司曾于2015年6月12日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交的意见陈述未被专利复审委员会考虑,而违反了听证原则,构成程序违法,专利复审委员会被判令重新作出审查决定。由此可知,尽管本案中关乎决定作出的日期的首页“发文日”晚于第二页“决定日”,但当涉及A建材公司的实际利益时,较早的“决定日”被确定为无效决定的作出日。